大同

首页 » 常识 » 诊断 » 小县城里的井底之蛙,也能相濡以沫
TUhjnbcbe - 2022/11/20 21:16:00
咨询白癫疯 https://jbk.39.net/yiyuanfengcai/zn_bjzkbdfyy/

如果今生注定只能做一条咸鱼,那卑微的梦想,要在哪里安放?

阿豪收拾行囊时,有点留恋地环视了十几平的小房间,在大城市的这几年,他一直蜗居在这里。

他曾在这里说过无数豪言壮语,幻想过未来自己要在这个城市定居。

像所有的打工族那样,他的日子过得平淡普通。

很长一段时间,点外卖时只要能凑够起送价就下单了。

上下班会优先选择公交车,因为公交车比地铁便宜一块钱。

雨天的时候也不期待有人送伞,这座城市没有什么亲友会惦记他是否淋雨。

环顾了一大圈的阿豪发现,除了出人头地的念头,自己无牵无挂。

这个五一,他要回从小长大的小县城了,那里有个待嫁的姑娘在等着他。

他们已经相恋五年之久,再不结婚,姑娘就成了所有人口中的大龄剩女。

回去之前,他们有过一次激烈的争吵,姑娘哽咽着问阿豪:我真的等不下去,我需要你给我一个交代。

阿豪曾想过把姑娘接到大城市来,可看着自己蜗居的小房间,他踌躇了半晌,还是没有启齿。

姑娘断断续续地描述着家里人给的压力,看着一言不发的阿豪,她问了一句:你我都是普通人,大城市的房子我们这辈子都买不起,我们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,在小县城里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不好吗?

阿豪有点难过,想到自己的银行卡余额,怀疑起了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,他重复着对不起,希望这样能让女孩再次理解自己。

姑娘看着同样的难过的阿豪,不忍心继续苛责,但想到自己的父母,还是咬牙说出了最决绝的话:要么你回来我们结婚,要么我们分手,你自己选择吧。

姑娘挂掉了电话,阿豪点了一支烟,觉得心里空空荡荡。

这个姑娘陪他走过了一无所有的青春,不嫌弃他好高骛远,一心只等着他回去娶她。

他想起自己依旧没什么起色的未来,掐灭了烟,对着窗外的万家灯火说了声再见。

他的梦想又大又空,可姑娘的梦想无非是嫁给他罢了,有个不嫌弃自己的人相伴,哪怕梦想不能实现,也什么大碍了吧。

阿豪回小县城的那天,姑娘在机场外等他,她出落得越发成熟,再不是曾经那个只会笑的少女。

阿豪有些恍惚,把姑娘抱在怀里的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,又拥抱了世界。

回到小县城之后的阿豪在家里人的安排下找了一份清闲的工作,工资不高,但花销也不大。每天可以定时定点下班,再不用应酬到深夜。

领导觉得阿豪是从大城市回来的精英,见惯了大世面,所以格外器重他。

有点复杂的人情世故,阿豪花了一段时间才慢慢适应。

结婚之前,两个人买了一套二手房子,90平米的房子只要五六十万。

邮寄过来的东西不多,只塞满了两个柜子,阿豪有点感叹,自己再也不用担心无良房东哪天把自己赶走。

不大不小的家里,可以两人三餐四季,他也告别了靠着外卖勉强活下去的日子。姑娘的厨艺很好,家常小菜做得有滋有味。

当地的风味小馆十分正宗,吃惯了外地的味道,地道的家乡风味让阿豪十分惊喜,依旧是熟悉的分量,亲民的价格。

每次出门都能碰到熟悉的人,骑着共享单车就能转遍整个小镇,县城里的公园一到傍晚就人满为患。

公交车上总是有空位,两站之间就隔了几百米,没有排成长队的网红店,饭点时候的小吃街也有位置坐下。

以前自己总是会沿着江独自跑步,回到小县城之后,他可以牵着姑娘的手,慢悠悠地在街头巷尾散步。

从前那些萦绕于心的焦虑,也在这样安谧的日子里被一一抚平。

发际线不再后移,因为生活不规律时不时发作的胃病也很久没有找上自己了。

逢年过节的时候,要听双方长辈的唠叨,阿豪就只是沉默地听着,觉得自己接不上话。

这些年早被工作磨平了棱角,哪怕是不爱听的话题,也能笑着应对。

回到小县城之后,就不再做那些光怪陆离的梦。

日常生活里琐碎,成为了阿豪和姑娘的话题。

县城里唯一的电影院幕布太小,每一次看电影都觉得不过瘾。

想要喝一杯星巴克提提神,却发现小县城里没有一家正经的咖啡馆。

没有整栋楼的图书城,也没有可以容纳上万人的文体活动中心。

周末的时候有点无聊,没有可以去的展会,也很少有大型的商业活动。

大家不怎么聊时事和新闻,邻里之家聊得话题都是关于身边人的八卦。

生活水平基本在同一条线上,没有巨大的贫富差距,所见所闻也都大同小异。

回到小县城之后,阿豪有时候也会想念在大城市的日子。

自己最奋斗的时光就留在了那里,如今的小县城里,有个自己想要守护一生的人。

大城市的生活像是一杯入口辛辣的烈酒,小县城的日子则平淡的如同温好了的白水。

不是每个人都要出人头地,丢掉了那些野心,也能活得舒心自在。

有些天空注定属于飞鸟,井底里的蛙,也能相濡以沫。

1
查看完整版本: 小县城里的井底之蛙,也能相濡以沫